您的位置:贪婪大陆 >> 集英原创 >> 这里是 作者:依玛原创单篇 作品
这里是 作者:依玛原创单篇 作品
落樱——莲梦悠然

我愿用我最后的一屡暗香换你嘴角的一抹微笑。
情至此,莲梦悠然。

我叫流莲,长眠在幽莲池池底,这是个被众神遗忘的角落,只有一池的幽莲,常开不败。自我有记忆起,我就一直沉睡于此。
三千万年我只醒来过三次。

第一次
黑暗中,隐约人在呼唤我。流莲……流莲……
我不情愿地睁开眼,佛光乍泻,刺得我微睁的眼又赶紧闭上。
流莲……
你是佛祖?我勉强睁开眼,好奇地问。
不必问我是谁,算到今天应是你醒来的日子,所以,送你一言。佛光里的男子正色道,金色的佛韵抖落在湖面上,波光粼粼。
每朵莲的绽放,将开始一段尘缘;每朵莲的凋谢,将了解一段尘缘。你懂吗,你懂吗?
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于是我淡淡地笑,眼神迷茫而无奈。什么都没经历过怎么会懂呢。我只有沉睡的记忆,而沉睡的记忆又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无尽寂寞和黑暗。
流莲,继续沉睡吧,继续你的梦……佛光渐收,佛祖的话语也渐渐淡去,记住,下次再醒来时,不要离开莲湖,切记,否则……
佛光慢慢逝去,清风拂过,莲叶微动,水珠滑落,在池面上刻出秀雅的涟漪。
于是我又成了一个人,跌回梦中,在无尽的寂寞和黑暗中沉沉睡去。
第二次
在我还沉睡在黑暗之中,我常常在梦中听到晃若天籁般迷离凄美的歌声,那出尘释心的歌喉觅徊于耳畔,久久不去……
佛陀说法,妙口生莲,仙乐飘飘,众莲盛放。
梦里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就在那天,那天籁般的歌声无比清亮透彻,将我从梦中击醒。
第一次,浮出水面,也是第一次,从水中的倒影中,我看清了自己的容貌,黑发银眸,雪貌花颜,气质如莲,夺魂摄魄。
我拨开层层叠叠的莲叶,循着歌声,我看到了歌声的主人。这是我一生见到的最好看的男人,眉如远山,眼若清泉,气度高华,儒雅谦贵。
歌声戛然而止,他也看到了我,就这么征在那里,眼波粼粼。只此一眼,就烙进了我的整个生命。
我以为这只是梦中的幻影,于是把手抚上了那俊挺的脸。指间传递过来的温度告诉我,这不是梦。
我叫紧那罗,你是?
我叫流莲。
你是哪位神?为什么我没见过?
我叫流莲。
为什么你会在这?
我叫流莲,我醒来时就在这了。
流莲,我带你离开这吧。紧那罗笑着伸出手,双瞳似水,秋波泛滥。
我试探着伸出手。
记住,下次再醒来时,不要离开幽莲池,记住,否则……靡靡佛音现于脑海。
这不期而遇,是偶然的邂逅,还是命中注定的劫数?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坚定地伸出手。
我为追随于你而醒来,前世今生,来世来生,也请让我,永世追随!
当我第一次出现在帝释天的宴会上,诸神皆惊。我是个在神列之外的神。
紧那罗,作歌助兴吧。天帝开口,紧那罗走下莲台,晃若天籁的歌声渐起,万佛无语,心旷神静。
你是不能离开莲湖的,你知道吗。在紧那罗的歌声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时候,我身旁的一位女神在我耳边低语。
我心头一颤,这才抬头细看。眼前的女神肤如凝脂,触手滑腻。面如芙蓉,发似流泉,如玉如珠。
我是吉祥天。女神眼神高贵,不容侵犯。佛祖难道没有警告过你吗,一旦你离开莲湖,妖孽现世,天庭将倾。
天庭有难与我何干。我的心冷冷发颤,我不想再回那个寂寞寒冷只我一人的世界了。
天庭有难,万神诸佛皆逃不过这个劫数。吉祥天眼神一转,定格在紧那罗身上。紧那罗也是万神诸佛中的一个,也逃不过劫数。难道你想他有难?
一句话问得我无以作答。天庭与我无关,佛神魔也与我无关。只有紧那罗,才是我真正关心的。只有紧那罗。
好的,我会回我的莲湖,再也不出来。我失神地看着紧那罗。
这也不好,你一回去,紧那罗肯定放不下你,魔从心生,劫难在即。
那你说我怎么办。我回也不行,不回也不行。我迷茫了,就像三千万年前佛祖问我懂不懂一样茫然。
我是司水之使,掌管一切轮回重生。吉祥天顿了一顿,我可以让你轮回转世,化作另一个身份。这样,你便可离开莲湖,待在天庭,待在紧那罗的身边。
好的,那就这样吧。说完,紧那罗一曲终至,笑着从神坛上下来。
不过转世后你千万不能告诉紧那罗你的前世,否则劫数难逃。吉祥天最后低声叮咛。
刚才吉祥天和你说什么?紧那罗漫不经心地问。
没什么。我笑笑,紧那罗,你会忘记我吗?
不会,当然不会。
无论我变成任何样子你都不会忘记我?
不会,当然不会。紧那罗语气坚定不容置疑,眼眸坦荡清澈。
听了这话,心在瞬间开满了洁白的莲,信手便是最美的那朵。
当我再次睁眼醒来的时候,身边有人惊喜地一声,醒了,醒了,我佛慈悲,我佛慈悲……
虽然仍然有些浑浑噩噩,但我还是我清醒了。
这一世,我叫乾闼婆。乾闼婆自出生后,就像枯木般一直沉睡不醒。如今醒来,好似枯木逢春发新枝,开新花,一时间,欢声笑语,惊天动地。
这一世,我注定使女如云,绮罗似海,富丽满华,金碧辉煌,锦缎玉榻。
我第一次陪同父亲出现在帝释天的宴会上,以乾闼婆的身份。
在葡萄美酒夜光杯反射的光中,我看到了紧那罗。
紧那罗仍然秀发披散,态度翩然,娴如秋水,静若虚竹,秀美清丽之至。
紧那罗,作歌助兴吧。天帝开口,紧那罗走下莲台。
多么熟悉的情景。
我愿请乾达婆同为众生歌舞。紧那罗朝我微笑点头。
小女近日刚醒来,还没有学过歌舞,请各位……还没等父亲的话说完,我便款款起身,走下莲台,执起空铭的琴瑟,和着他高亢清亮的歌声恣意而舞。在紧那罗的妙口生花之中,我居然有了起身一舞的欲望,抖落繁纶,尽褪铅华。
我舞动着,雀跃着——许久不曾动过的身子,居然还是如斯矫若游龙,翩若惊鸿!
众目睽睽,我如踏春光,如坐东风!精巧的黄金铃饰环在脚踝,细细锁锁,辄辄清越。在这一时刻,我仿佛化成石中美玉,变成雪里珍珠,抛开一切思想,任由三千烦恼飞扬于脑后,在这样肃穆的梵音里宣泄般地探手,收足,回眸。我本就是舞蹈的精灵,鼓动的乐符,媚眼如丝,眼波流转,潋滟生姿,恣意奔放……——现在想来,这是我为他舞的第一支曲子。
此后每逢宴会,紧那罗纵歌,我抱琴而舞,浮云托起渺漫的裙摆,玄天香花弥散而落……
每五百年一次的法会,众神皆须出席,向众生讲经说法。
偌大的领诵厅中,荡起佛音梵梵,空空念念,续续连连。那样的祥和让我不禁感动,热泪盈眶,终于,终于不需要再待在那个孤寂的地方形影相吊。终于,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了。
诵经期间,身旁的紧那罗悄悄离开莲座,我也紧随其后。
跟着紧那罗来到天庭最高的菩提树下。他,依旧秀发披散,手持一枝池中青莲,淡若虚竹,仙骨芳华。
喜欢她什么?我看着紧那罗手中的青莲,问道。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谁。
她,总是那么幽静,就像这株沉睡中的青莲,朦胧而飘渺。紧那罗幽幽地说,可惜,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既然她已经不在了,就忘了她吧,你可以还有其他的莲啊。我的眼眶潮湿,心潮更是凌波阵阵。
不,我答应过她,不会忘了她的。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我多不会忘了她的。她是我心中最美好的一朵幽莲,也只有我能了然那抹暗香。紧那罗深邃的眸子,让我慌了神,醉了心。
可是你那朵最美好的幽莲已经……我多想告诉他,我就是那朵幽莲,只是,你已经认不出我了。
我不会再看其他的莲了,我只要我的那朵。紧那罗良久,才喃喃说来,似是自语。
他的声音,虚缈的空灵,却像是利刀,不住地往我心窝处剜去。
那你最讨厌什么呢?我忍住悲痛,转移话题。
最讨厌不懂音律的人。
我们又回到各自的莲花座。我捧起经文,双眼已模糊。紧那罗就端坐在我身旁,那么地近,却造就我这一生无法跨越的距离。
紧那罗出席宴会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因为过度地思念前世的我,身体已经被相思拖垮了,只能终日躺在病榻上。
一日,我去看他。望着那枯瘦的身躯,我不禁泪流满面。
不要哭泣,乾达婆,为我再舞一曲吧,我再歌一首,最后一首。紧那罗看似平静的容颜上却能显现出忧愁哀伤的痕迹,那样让人心碎的微笑,我无法拒绝,更无法让他开怀一笑。
歌声调子渐渐走高。见那枝叶,无风犹颤;见那夜蕊,我见犹怜。那是一种无处不在,飘渺幽忽到无法接近的美丽,仿佛是前世潸然泪下的情怀,草木为之含悲,虫鸟因而生怨。
我抱琴而舞,手指飞舞,流光四射,舞姿妙曼,步步生莲。左手一横,牵过红尘滚滚的浮烟;右手一勾,勾住万里仓皇的心事;腰枝一扭,成了永恒的一瞬;长发一甩,抛开翩若惊鸿的沧桑;最后,回眸一笑,众生茫茫,芸芸叠叠,烙成一个鲜红的印,在人前,在心间。美的旖旎,眩的缠绵。
一曲将至,菩提树叶纷纷飘落,在空中起舞回转,辗转腾挪,摇曳生姿。樱华轮错,几度重回,生生灭灭,也是岁月不惊,流年不没。
如果你见到她,请把这个给她。紧那罗从怀中掏出一串佛珠。
我含泪接过,每颗佛珠都是菩提籽精心雕刻而成,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我刻的,本想亲手交给她,可惜,没机会了。紧那罗依然淡然一笑。清风过耳,发丝层层散开,形成一世绝代风华,停格一生惊艳绝伦。
你已经亲手交给她了。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玄天香花弥散而落,靡靡佛音中,我仿佛看见他走下莲座,说,我愿请乾达婆同为众生歌舞。
我低头悲泣,站在吉祥天面前,恳请她再让我轮回转世,回到我醒来的时候。
我是司水之使,掌管一切轮回重生,可看清三界一切因转轮缘,但我却无法逆转,只能默默接受。她的发丝簌簌垂落在指尖,透露着冰凉的意味,仿佛昙花一现的绝望,万般愁云惨淡也消失殆尽。
我的笑容陨落,像是纠结缠绵了千年的忘生花,叶子花瓣各自凋零,终究成为一道绯靡的神喻。
你可以求求佛祖。在我走的时候,吉祥天对我说。
你也喜欢紧那罗?我问。
哎,这是我的劫数,我的劫数啊!魔从心声,劫数难逃。吉祥天一声叹息,汇聚了三世梦华的烟水,遥远得看不清何处漾来。
佛光普照,我跪在佛前,如破败的残藕,无声无息。
每朵莲的绽放,将开始一段尘缘;每朵莲的凋谢,将了解一段尘缘。你懂吗,你懂吗?
我再一次跌回梦中。
第三次
梦里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就在那天,那熟悉的天籁般的歌声无比清亮透彻,将我从梦中击醒。
我浮出水面,拨开层层叠叠的莲叶,循着歌声,我看到了歌声的主人。这是我一生见到的最好看的男人,眉如远山,眼若清泉,气度高华,儒雅谦贵。
歌声戛然而止,他也看到了我,就这么征在那里。我与他,虽无阻隔,但却恍若隔世。
原来是你在这边大吼大叫,这么难听的声音,也能唱歌,吵得我都不能睡觉了。我怒目圆瞪,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好,好,我不会再来这里的,不吵你睡觉!紧那罗生气了,扬长而去,走时还带一句,没见过这么不懂音律的人,亏得还长得那么好看!
我转身,沉下水面,背负一个似水流年的影子,好似刚完了一个盛大的梦那般醒然。轻轻微张双唇,那浓到化不开的忧伤赫然幻成那人的名字。我念叨着,紧那罗,紧那罗……
一道清冽的眼泪悄然滑落。身后,一个秀发披散,神清骨秀的男人,与我,背道而驰。
匆匆错过,回到彼此各自的生命。
我已经彻底拾起我曾经放弃的生命,再度复活,好像是那不死的凤凰,经受涅磐的洗礼出落得更加明艳。
不再水月镜花,不再云雾迷蒙。
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始终不能实现。
偌大的莲湖迷蒙着都是薄薄的青雾。待青雾尽散,池水波光粼粼,澄澈的水面上满满的都是美丽的青莲花瓣,莲香氤氤如舞,层层向远处散漫,涛生云灭,芬芳了整个莲池,一枝新莲蓬,亭亭玉立。
手腕上的佛珠渐渐黯淡。睡意沉沉,我想,我不会再醒来了。

该作品暂时还没有网友留言。
您还没有登陆,暂时无法留言。
请使用贪婪社区或原创作者帐号登陆:还没有注册?
用户:
密码:
  贪婪社区 原创作者
 
  
·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和《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 严禁发表暴力色情、人身攻击、辱骂等内容。
· 严禁发表网络广告等内容。
· 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