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贪婪大陆 >> 集英原创 >> 这里是 作者:谢小蛮原创单篇 作品
这里是 作者:谢小蛮原创单篇 作品
化兽

他赢得了一场战役,却失掉了整个人生。
化兽
这是个被后世称为“血之大地”的年代,连年的天灾让欧帕滋大陆的资源变得十分贫瘠,各个国家为了争夺生存的权利,
展开了旷久的战争。人界的动荡不安与人心的混乱引来了大量的异界魔物。惊恐的人们发现自己不但要面对同类
的自相残杀,还要对付强大的魔物入侵。一时之间,鲜血浸透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早以失去了昔日“东大陆第一都”美誉的王城华亚,如今已是残破不堪。在连年战争中破损而无力修补的城墙,已失去了阻挡入侵者的功能。大量的魔物从残缺的断口涌入,叫嚣着在城中肆掠。因为战争的缘故,城中的年轻人都随王上出征边境,城中剩下的只有老弱与妇孺。陷入巨大的灾难中无力保护家园的他们,软弱的四散逃逸着。四溢的火苗和狰狞的魔物面孔随处可见,悲鸣声传遍了王城的每一个角落。
华亚王宫空旷的花园中,被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王家侍卫们挥舞着手中的利剑,想要阻挡魔物的入侵,他们能够抵挡魔物正面的进攻却躲不过空中的利爪,惨叫着陆续的倒下了。
“克兰西殿下,小心!”侍卫长雷蒙大喊着扑向身旁的金发少年,将他扑到在地后,迅速的转身将手中的剑用力的砍向企图偷袭的空中魔物,一声嘶鸣后,魔物被斩成两半的跌落在地上。
逃过一劫的少年爬起来,立即挥剑砍向突然从右侧出现的魔物。血溅上了他那张俊秀的面容,原本尚显稚气的脸上流露出的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男子汉的坚毅。“雷蒙,魔物太多了,我们没有办法再应付空中的魔物。”他大叫着。少年的名字叫克兰西,是华亚王的第三个儿子。高贵的气质与谦逊的礼仪使他受到了王宫内众人的喜爱。只是因为还没成年,所以没能和两个哥哥一样随着父王一起出征,而留守在了王宫内。
“退到祈祷之厅去!”雷蒙对着剩余的部下们立刻下达了新的命令。祈祷之厅是王家供奉神灵的地方,为了敬畏神的肃穆与威严,连窗子都没有的昏暗的房间内常年点着数排蜡烛,长长的大厅只有一个入口,是个躲避魔物的好地方。雷蒙小心的保护着王子,和众人一起边战边逃入了祈祷之厅。
在杀死最后一只企图冲进祈祷之厅的魔物,将沉重的石门牢牢的锁上后,幸存下来的人们这才稍稍的缓了口气。虽然门外仍不停传来魔物们扑撞咆哮的声音。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侍卫一脸惶恐的飞奔着从里面跑了出来。克兰西认出这是专职保护已经先躲避进来的妹妹安公主的贴身侍卫莱利。
“安,安怎么了!”克兰西一把抓住莱利,焦急的询问着。
“公主她,她打开了禁忌的封印。”
“什么!你为什么不阻止她!!快带我去!”克兰西大惊,质问着面前本应保护妹妹一切安全的侍卫,随即转身向祈祷之厅深处的密室跑去。立即安排好守护大门人员职责的侍卫长也紧跟在后面。
祈祷之厅密室中的封印是华亚王宫承传了数百年的秘密。很多年前,有只非常强大的妖兽在王国内肆掠,后来集结了王国内所有大法师的力量才将妖兽制服,但法师们毁灭的它的身体却无法毁灭拥有绝对力量的灵魂,最后法师们用王族的血才将它封印起来。由于当年的妖兽太过强大,所以密室一直被列为禁地,不许任何人接近。
“公主突然说要得到传说中的力量拯救王城,就跑进了密室里,”莱利边跑慌张的解释着。“一进密室,有股力量就将我和公主隔开了,我根本碰不到她。”
听到这些,克兰西加快了步伐冲进了密室。
密室里,原本立在五芒星结界中心的作为封印神器的镶嵌了蓝色宝石的法杖,已经倒在了地上。一直因天真可爱而被人盛赞的小公主双目紧闭,悬空的浮在了结界的上空中,鲜血不停的从她的手臂的伤口中滴入地面,五芒星结界因为被血之契约破坏的关系,发出了妖异的红光,将小公主与外界隔绝开来。
“公主!”雷蒙见状立刻冲上去想救出公主,但被红光反弹了回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没有用的,这道光连剑也砍不破。”已经尝试过多次的莱利无奈的说着。
“安!安!”克兰西焦急的呼唤着心爱的妹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他想了想,抽出了腰间的匕首划向自己的手臂,不顾侍卫们的惊呼,将滴着血的手伸向红光。不出所料,同样流淌着王家血脉的他轻而易举的走了进去。雷蒙与莱利只能焦急的看着王子只身犯险却毫无办法。
克兰西伸出手去,想将妹妹从半空中抓下来。当他的手一碰到安的时候,安突然睁开了双眼,眼神十分凌厉的注视着他。克兰西一惊,手不由自主的收了回来,拔出了利剑:“你是谁!快放了安!不然我不客气了!”
“原来流着这该死的封印之血的不止一个。”安美丽的面容上露出了狰狞而狠毒的表情:“哼!你能对我怎么样?你能忍心伤害这个身体?”她抬了抬手,突然将脸凑进克兰西,充满了恶意的笑着:“现在她是属于我的了。”
“你这个魔鬼,快放了她!”克兰西气愤的大叫着。
“这可不行,我好不容易才等到拥有封印之血的人,将她呼唤过来跟我订立血之契约。”占据了安身体的妖兽伸开了双手快乐的旋转着:“这么难得的自由,我怎么可能放弃?”
“安怎么会和你订立契约的?”克兰西不相信的问道。
“因为她想要力量消灭魔物啊。我告诉她,只要和我订契约,我就会将我的力量借给她哦。”
“你这个骗子!”
“我没有骗她啊。我已经饿了很久了,正想大吃一顿呢,我会把你们全部吃光的,包括那些魔物。这就不能说我食言了吧?只可惜,这具身体太纤弱了。”妖兽摇着头审视着现在的身体,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克兰西握着剑的手因为气愤而微微的颤抖着,他很想扑上去狠狠的痛扁一顿这个欺骗了妹妹的无耻家伙,但又忌惮着妹妹的身体而无法行动。王宫外面尽是因为魔物的入侵而痛苦悲鸣的百姓,王宫内一向倍受自己疼爱的妹妹又被妖兽欺骗强占了身体。如此内忧外患的情景让身为王子的克兰西深感自己的无能。一股强烈的懊恼与愤怒的情绪充斥了他的心头。
象是感应到了什么的妖兽,审视着俊秀的王子,修长的四肢,那是属于少年的特有的灵巧而敏捷的身体。她满意的露出了狡诈的笑容:“要我放过你的妹妹也可以哦。”在看到克兰西立即抬起头注视着自己后,她凑到他的耳边低语:“只要,你跟这具身体交换就可以了。”
听到这意外的答案,克兰西惊讶的睁圆的双眼。妖兽爱抚着他的身体,用着充满诱惑的语气诱惑着他:“我很满意你的身体,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订立血之契约?我拥有强大的力量,只要你提供身体给我,那和我共生的你不会老也不会死哦。”
“不老不死的只会我的躯壳而已。”克兰西鄙夷的望着她。
“那可不一定,只要你够强,也可以做回身体的主人。妖兽的法则就是力量决定一切。”妖兽微笑着继续的在他身上游走着:“封印就快完全解开了,你要快点做决定哦。”
望着妹妹因失血而苍白的面色和结界外焦急呼唤自己的侍卫们,克兰西抿紧了自己的嘴唇。想到王宫外无力自保挣扎逃命的子民和王宫内苦苦支撑的仅存的侍卫们,身为王子的他艰难的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我可以提供身体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他双眼坚定的望着妖兽,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三个条件?”妖兽考虑了一下爽快的答应了:“好吧,看在你身体的份上,我答应你。”
“第一,你要保证我妹妹的安全,她一定要毫发无伤。”
“没问题。”
“第二,你要帮我消灭所有入侵的魔物。”
“好啊。”
“第三,你绝对不可以伤害我华亚的子民。你消灭魔物后就马上离开,永远都不要在华亚的领土上出现!”
“哼!我还想报被封印数百年之仇的呢。”妖兽悻悻然的说着:“既然已经答应你了,那就算了吧。”
克兰西长长的吸了口气,稳住自己狂乱不安的情绪,他闭上双眼,简短的说了句:“来吧。”
妖兽兴奋的大笑着抓起王子双臂,将额头抵在他的额头,念动着咒语。只见一团黑色的影子突然从安的眉心处冲了出来,源源不断的射进了克兰西的眉心。安头向后仰着,悬在半空中全身抽搐着,直到黑影消失后,才无力的跌落在地面。完全接纳了黑影的克兰西则毫无知觉的呆立在原地。
隔绝着王子与侍卫的红光突然消失了,一直伺机而动的雷蒙冲了进来,焦急的察看着王子的情况,莱利也抱住了受伤昏迷的公主,还好安只是昏迷着,呼吸却是十分平稳。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他们,立刻带上自己的主人想要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随着一声低吼,一股劲气将雷蒙、莱利和安一起逼离了克兰西的身边,跌落在一旁。在不停旋转的劲气中,克兰西的微微蜷曲的金发渐渐的褪成了夜一般的黑发,直直的垂在了肩上。微微张开的口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尖尖的獠牙,修长的手指也长出了锋利的尖甲。被劲气撕裂了的衣服下面露出的肌肤显出了奇怪的黑色斑纹,如同有生命一般向上游走,迅速的布满了全身,让原本俊秀的脸上变得十分野性。克兰西突然睁开了眼睛,清澈的蓝色眼眸已经被血红一片所替代,他抬起头大吼起来,一道光芒从他的口中冲出,将屋顶击开了很大的一个缺口。在雷蒙、莱利躲避着纷纷落下的碎石时,已经妖兽化了的克兰西飞身冲向了天空。
浮在半空中的他冷冷的注视着眼前沉浸在血与火之中的残破王都,嘴角微微一翘,就扑向了离自己最近的魔物——那些费劲心思想要冲进祈祷大之厅的家伙。他象一个经验丰富的猎手本能的寻找着猎物的弱点,他咬碎魔物的咽喉、撕裂它们的翅膀,折断他们的四肢。数十只的魔物就在顷刻间被消灭殆尽,只剩下模糊不堪的团团血肉。“都是些下等货色,真难吃!”他不悦的吐出了口中的半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满脸戾气的化做一道黑影向王宫外扑去。
当王家侍卫和安公主满王城的寻找到他时,克兰西正坐在城墙一角的废墟上,撕咬着自己所能找到的最后一只魔物。鲜血淌满了一地,到处可以看见碎裂的魔物残渣。因捕猎而破烂的服饰,被血浸染透的黑发与黑斑,让他看上去更添了几分魔魅。
“克兰西王子。”对王子变身后的模样有着强烈记忆的雷蒙马上就认出了他。
“哥哥?克兰西哥哥?”安公主紧紧的抓住身边贴身侍卫的手,怯怯的叫着兄长的名字。她从莱利口中得知了发生的一切,十分内疚的她无论如何也要出来寻找从小就疼爱自己的哥哥,但看着这个被侍卫长喊做哥哥的野兽般恐怖的人,她不禁害怕起来。
听到众人呼唤的克兰西,停下了进食,看着眼前的人,血红的眼睛中渐渐的露出了迷茫的神情。从小看着长大的可爱的妹妹安的形象渐渐而清晰的浮现在原本混沌一片的脑海中。“……安?”他下意识的喊出了妹妹的名字,血红的眼瞳也因为意识的逐渐恢复而渐渐的还原成清澈的蓝色。他迷茫的走向看上去十分害怕的妹妹,伸出双手想要拥抱抚慰她的恐惧。
在看到一双有着长长的沾满了血与碎屑的利甲的手向自己伸过来时,安终于按奈不住自己的恐惧,惊声尖叫着躲到了莱利的身后。几个不明所以的侍卫拔出了剑,挡在了克兰西与安的中间。
仿佛被安的见叫声惊醒过来的克兰西,看着自己伸出的已经变形了的染满了血腥的手和裸露在外的布满了黑色斑纹的皮肤,以及用害怕或厌恶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曾经的亲人与同伴,他忍受不了的浑身颤抖着,向天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听到这野兽般的撕裂一般的悲鸣,众人被吓的纷纷跌落在地。瑟缩着,警戒着,畏惧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克兰西落寞的站在城墙上,许久没有动弹,他神情复杂的看了王都以及众人最后一眼后,便转身化作一道黑影快速的消失在了远方。
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克兰西王子的消息,就好象他已经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间一样。

kaisa飞飞2006-8-5 6:30:21[原创单篇] <化兽> 留言
◇ 我转载下
→ 如果那时公主不害怕的躲开是不是结局会不一样!
您还没有登陆,暂时无法留言。
请使用贪婪社区或原创作者帐号登陆:还没有注册?
用户:
密码:
  贪婪社区 原创作者
 
  
·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和《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 严禁发表暴力色情、人身攻击、辱骂等内容。
· 严禁发表网络广告等内容。
· 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